您好!欢迎访问华体会体育!
专注精密制造10载以上
专业点胶阀喷嘴,撞针,精密机械零件加工厂家
联系方式
陈小姐:13899999999
周先生:13988888888
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新闻动态 > 技术支持 >

技术支持

单位盗窃行为的定性及窃电价值的计算

更新时间  2021-04-10 00:20 阅读
本文摘要:职场盗窃不道德的定性和盗窃价值的计算【事件情况】上海金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泰路200接触盛大金岩区的开发人员,仲量联行测量事务所(上海)有限公司房地产管理部(以下全称仲量联行)是独资公司,开发人员委托仲量联行管理对盛大金岩区开展房地产管理。被告人邢某、戴某、李某均受仲量联行指派,在盛大金岩物业管理中心(以下全称物业中心)兼任经理、工程部主管、工程部电工。邢某全面负责管理房地产中心的各项事务,戴某地产中心工程部事务,李某拒绝接受戴某工作决定和监督管理。

华体会官网

职场盗窃不道德的定性和盗窃价值的计算【事件情况】上海金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是上海市浦东新区东泰路200接触盛大金岩区的开发人员,仲量联行测量事务所(上海)有限公司房地产管理部(以下全称仲量联行)是独资公司,开发人员委托仲量联行管理对盛大金岩区开展房地产管理。被告人邢某、戴某、李某均受仲量联行指派,在盛大金岩物业管理中心(以下全称物业中心)兼任经理、工程部主管、工程部电工。邢某全面负责管理房地产中心的各项事务,戴某地产中心工程部事务,李某拒绝接受戴某工作决定和监督管理。

仲量联行缴纳业主房地产费后,现金专用账户,小区公用部门电费从账户中支付,每月电费账单由戴某、邢某和仲量联行主管签字证明,该账户属于专用,开发人员、仲量联行、房地产中心、个人无权擅自使用。三名被告都实施了相同的报酬制度。2006年1月,仲量联行月进入盛大金岩区。

1月份公共部门的电费达到20万多元,比每月超过18万元的支出标准。邢某为了节约电费支出,提高工作业绩,想和戴某偷电。经邢某许可同意后,戴某与李某勾结,用破坏电表的封印、插入令克的方法实施盗窃,盗窃不道德从2006年3月1日到2007年1月11日。

2007年1月12日,上海市电力公司浦东供电公司对盛大金岩区进行了突击检查,现场发现了28只电表的封印打开,令克插入,处于偷电状态。另有13个电表封印被打开。

三名被告在偷电过程中没有获得经济利益。审理机关指控盗窃电量为1,856,362千瓦,盗窃金额为1,580,923.94元。3名被告人和辩护人对审理机关指控的基本犯罪事实没有异议,但对指控的盗窃金额明确提出意见:(1)涉及盗窃电表的数量为28只,不是专家报告确认的41只(2)专家报告的涉及盗窃电量和金额确认过低,与实际情况不一致。

【判决】1、关于3名被告人的不道德定性。一审法院指出,三名被告人的不道德包括盗窃罪。本案由单位犯罪,邢某作为房地产中心负责人有管理决策权,为了节约房地产中心的电费支出,与戴某密谋偷电,李某必须执行,上述情况符合单位获利、单位负责人要求、必要负责人执行的单位犯罪特征。

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单位有关人员组织实施盗窃不道德如何应用法律问题的国家发改委》的规定,单位有关人员为抓住单位利益的组织实施盗窃不道德,情节严重的,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以盗窃罪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法院根据该国发展改革委员会确认被告人的不道德包括盗窃罪。

2.关于偷电表的数量。一审法院指出,审理机关指控涉及盗窃表41只是错误的,涉及盗窃表的数量应该是28只。经调查,2007年1月12日,供电部门对盛大金岩区进行了突击检查,发现28只电表封印打开,插入令克,处于偷电状态,检查员立即拍照,出示28张违法电表,戴某当场签字。

同年2月6日,供电部门再次到住宅区检查,发现另有13只电表被封印,检查员当面拍照,出示了13张检查书,但房地产中心的人拒绝签字。另外,3名被告人在侦察、控告、审判阶段的多次供述中,对28只电表进行了盗窃。从证据规则的角度分析,刑事案件拒绝证据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

根据电气使用的常识,电表的封印只是偷电的必由之路,只有同时插入令克才能偷电,所以封印不一定会导致偷电,不一定会发售偷电的唯一结论,还没有实施偷电的可能性。本案中,封印开放的状态是证明13只电表可能被盗的唯一证据,另外,没有证据,不能构成原始证据链,这种状态不能发售唯一性和排他性的结论,因此确认13只电表系是被盗的无罪,应该从被盗表的总数中减少3、关于盗窃电表28只的盗窃金额。一审法院指出,审理机构根据专家报告的结论,28只电表涉及盗窃电量为1515,428千瓦,盗窃金额为1,301,657.86元。由于电力属于重复使用资源,电力使用状况无法完全恢复,因此在盗窃电力之前明确的电力使用量无法通过恢复方式确定正确的数据,法院融合专家的结论、供电营业规则、房地产中心获得的电源时间表和空调开放时间表等证据,对28只电表相关的9种电力使用状况进行再评价。

最后证实盗窃总电量为1,400,138.8千瓦,价值人民币1,201,085.95元。一审法院指出,被告人邢某、戴某、李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偷电价值人民币1,201,085.95元,金额特别大,不道德包括盗窃罪。

邢某系是主犯,有问题,依法减少处罚。戴某和李某都是从犯,有问题和忏悔,依法减少处罚,限于有期徒刑。据此,一审法院以盗窃罪被告人邢某有期徒刑4年,罚款1万元被告人戴某有期徒刑3年,有期徒刑3年,罚款8000元被告人李某有期徒刑2年,有期徒刑2年,罚款5000元。

一审判决后,被告人邢某以量刑轻为由明确提出裁决。二审期间,仲量联行退还了所有犯罪扣除,邢某在家人的协助下支付了罚款。二审法院审理后,原判决确认事实清晰,证据明显充分,上诉人无罪忏悔表现出来,但也必须贬低惩罚,不是有期徒刑的考验。

依法改判邢某有期徒刑3年,有期徒刑4年。【评论分析】本案有两个争论。一个是三个被告人的不道德包括盗窃罪吗?二是盗窃电力资源价值如何开展计算?一、单位罪盗窃罪不应依法追究责任人和必要责任人的刑事责任。本案审理中,对如何定性,没有三点意见。

第一点意见是,刑法没有将单位盗窃规定为单位犯罪,根据犯罪刑法定原则,不能以盗窃罪追究责任刑事责任,也不能追究责任单位的刑事责任,也不能追究责任对于实施盗窃的公司,根据行政法规不予行政处罚,可以对有关负责人进行适当的行政处分。第二点意见是,公司盗窃不道德应视为公司犯罪,根据刑法规定,公司自身不构成犯罪,但公司成员具有比较意志权利和行动自由选择,具有合法不道德的期待可能性,在公司盗窃中具有比较独立性,公司成员的不道德应评价为犯罪,追究责任刑事责任的第三点意见是,公司盗窃公私财产,属于公司所有财产,应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刑法没有规定公司盗窃罪,只是指对实施盗窃的公司不服从犯罪处分,与公司相关人员不服从犯罪处分不同。职场相关人员为了夺取职场利益,组织实施盗窃不道德,实质上是联合故意犯罪的形式,可以根据盗窃罪追究刑事责任。

法院接受了第二点意见。理由如下:首先,从实质说明论的角度来看,3名被告人的盗窃不道德是以公司名义为公司利益实施的,但不能表现被告人不道德的正当性和原谅性,不能成为脱罪的理由。实际上,职场成员在为职场利益做出决定和不道德的同时,也包括自己的利益。

邢某多次供述说偷电是为了节约公司的电费支出,提高工作业绩,房地产公司经理实施合同制,录用期满时,仲量联行对其工作进行综合评价,要求是否继续录用,电费支出是最重要的评价指标。从实际用电情况来看,在偷电前的2006年1月,电费支出达到20万元,相比之下超出了预算范围,邢某为了表现工作能力和稳定偷电。

对戴某和李某来说,偷电是为了遵循上司的决定,顺利工作,邢某有权根据工作表现要求后雇用他们,为了维持这项工作,自由选择实施偷电是不道德的。事实上,三名被告人为单位利益,为自己利益实施盗窃,唯一的区别是单位利益需要经济利益,自己利益间接经济利益,两种利益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相互条件。本案中,三名被告人主观上具备较为意志权,几乎可能做出合法不道德的预期,邢某可以通过延长用电时间等措施节省电费,戴某和李某有理由拒绝领导决定远远超出职责范围的违法拒绝,但三名被告人在权衡利弊后自由选择执行犯罪,因此应分别分担适当的刑事责任。

其次,从规范说明论的角度分析,三名被告人的不道德完全符合盗窃罪的犯罪构成,尽管以公司名义实行,但与纯粹的自然人犯罪不同,这并不成为犯罪构成要件的障碍。我国刑法明确规定公司犯罪实施双重处罚制的处罚模式,是因为公司不道德,公司决策者和实施者不道德,公司利益不敌视决策者和实施者的犯罪故意。单位犯罪的规定和自然人犯罪的规定之间实质上是特殊法律和普通法律的关系,刑法规定单位犯罪时,限于处罚单位犯罪的特殊规定,不限于追究责任自然人犯罪刑事责任的普通法律处分,刑法没有特别规定单位犯罪时,应对执行单位盗窃的必要负责人按照普通法律处分。

最后,按照检察说明的角度分析,2002年8月9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执行《关于单位有关人员组织实施盗窃不道德如何应用法律问题的国家发改委》规定,单位有关人员为抓取单位利益的组织实施盗窃不道德,情节严重的,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4条规定,以盗窃罪追究责任人的刑事责任。上述检察说明系有权说明,具有法定效力,是司法机关适用法律的重要依据。根据198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法律解释工作的决议》规定,无论是最高人民法院还是最高人民检察院,都有权利在自己的业务范围内明确应用于法律、法令的问题进行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如有实质性分歧,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解决问题和要求。

因此,最高人民法院指出最高人民检察院的说明不合理,应向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提出说明和要求,不能以其他方式驳回案件,不会引起司法实践的恐慌。二、盗窃电力的价值融合专家估计报告书和辩人获得的证据估计,仅根据行政法规推测,不去除盗窃电表的数量,新确认部分电表的用电时间。1、审理机关依据行政法规推断,13只电表系因盗窃电表无罪,指控不能正式成立。

审理机构根据专家的报告结论,涉及盗窃表的数量为41只,其中28只电表处于盗窃状态,另外13只电表处于封印开放状态。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1995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31条规定,盗窃电力的不道德也包括开放法定或许可的计量测试机构关闭的电力计量装置关闭电力。本案中,供电部门在检查时,发现13只电表被封印,但令克没有插入,处于偷电状态,3名被告人在侦察诉讼审判阶段的多次供述中对13只电表没有偷电作出反应。

但审理机构指出,13只电表封存开启状态符合电力法的上述规定,据此确认,13只电表偷电,法院经审核后指出,该起诉无法正式成立。因为行政推断不能作为追究责任刑事责任的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属于行政法,第31条是对供电部门在公安部门使用电力时限的推断原则,即在电表封印打开的状态下,如果不能检查用户的确偷电是不道德的,只是在打开封印的状态下推断偷电,追究行政责任是规范使用电力的必要措施行政法与刑事法的证明标准不同,行政法允许使用上述推断犯罪的原则,其结果仅限于受贿电费和罚款的行政处罚。刑事法律拒绝证据具有排除性,证据链需要回避合理的推测,打开封印可能有三种情况。

一是用户打开封印确实不道德,二是用户打开封印明显没有偷电,三是用户不知道时别人打开封印,包括三种可能性,打开封印和偷电不道德之间没有必定的因果关系,不能出售偷电不道德的唯一结论,还没有实施偷电的可能性。2、法院根据证据规则对涉及部分盗窃电表的日用电时间进行新的开展证明计算。

电力属于重复使用消耗资源,长时间使用电力的情况下,电力计量装置通过数据展开相同,由于电力盗窃使用插入电力计量装置的方法,实际盗窃的电力无法通过恢复方式确定正确的数据,需要专业机构进行估算。据专家估计,计算方法如下:电气设备功率×日用电时间×用电天数=总用电量,总用电量-计算计量的电量=涉及盗窃电量,涉及盗窃电量×电价=涉及盗窃金额。

计算公式中,电气设备的电力、电力使用天数、电费有相同的数据,对于日用电时间,专家不会根据电力使用常识、现场调查记录和行业规定进行证明。辩方驳回了日用电时间表,取得了房地产公司的电源时间表和空调开放时间表。法律。

院指出,专家报告由上海电力学院、国家电力监督委员会华东监督局共5名专家组成,对涉及盗窃电表的9种电气设备的用电时间根据《供电营业规则》、上海市规定的行业标准、实地调查情况、专业经验综合判别结论的结论,结论具有一定的科学性和合理性,但根据实地调查和专业经验得出结论的一部分结论依然具有一定的主观色彩,其客观真实性不足与此同时,与辩护人获得证书相关的日用电时间,必须通过分析比较来区分客观性和真实性,也不能作为证据。因此,法院最后使用了对9种电气设备进行再比较分析的方法,融合了专家的估计报告书、辩护人取得证明书、《供电营业规则》的规定,对日用电时间进行测算,分别评价了专家的估计报告书和辩护人证明书的合理性和客观性,对于时间确认完全一致的不说明书,如果经常发生不完全一致的情况,使用行政规则优先和不利于被告人的原则进行证明书。

经过对9种电器的再测算,法院只对2种电器,即大堂空调和泛光照明电表的日用电时间进行了新的确认。对于大厅空调的电表,专家报告说,由于变频空调可以自动调节常温,因此根据常识确认日用电时间为24小时,法院指出这个结论不合理。大厅空调是指居民住宅大楼入口大厅和各层居民地下通道的空调用电,盛大的金岩入住率为50%,每天24小时使用的可能性低,3名被告人供述系统白天开夜重新开放。辩护人获得的空调开放时间表根据夏季和冬季、白天和夜晚的规定有所不同,经过采样比较,根据该表的开放重新开放时间的计算,其月功耗比房地产中心在偷电的情况下已经支付了电费的功耗。

换句话说,如果接受这个证据,结论房地产中心没有实施偷电结论,这显然与实际情况不一致,需要驳斥辩护人书的真实性。根据电力工业部实施的《供电营业规则》第103条规定,如果无法查明盗窃时间,每天的盗窃时间,电力用户按12小时计算。专家估计,报告和辩护证书都是主张的,法院根据行政规则确认大厅空调的日用电时间为12小时。

对于泛光照明电表,专家报告指出,专家在事件发生后一周到盛大的金岩区进行现场调查,每天记录时间为4~5小时,融合专业经验确认为6小时。辩方取得证明书明天的电力使用时间是4小时。法院指出,盛大的金岩区事件发生后,房地产公司被陆家嘴公司取代,专家现场调查记录的实际上是陆家嘴公司的电力使用时间,由于不同的房地产公司在电力管理等方面不同,现场调查陆家嘴公司的电力使用时间得出结论在没有其他证据的情况下,不利于被告人的原则到达,法院根据辩护人得到的证明书,确认泛光照明日的用电时间为4小时。

综上所述,审理机关指控盗窃金额为1,580,923.94元,但法院不去除13只电表的盗窃金额,增加大堂空调和泛光照明电表的日用电时间,适当计算的盗窃金额也减少,最后确认盗窃金额为1,201,085.95元。


本文关键词:单位,盗窃,行,华体会官网,为的,定性,及,窃电,价值,的

本文来源:华体会体育-www.cmpca-eap.com